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78章 奇物标价

第078章 奇物标价

        甄逸见刘安一一打开盛着十三香的九个木箱,不由问道:“这些都是香料?”

        “没错。”刘安拿出一罐十三香,打开系统界面看着十三香的说明对甄逸介绍道:“此物名为十三香,是由紫叩、砂仁、肉桂、丁香、八角、木香等十三味香料融合而成,点在菜中,即便是普通菜肴亦可立即变为珍馐美味。此外,做成香囊随身佩带亦可。”

        之后,刘安分别将白糖、洗发水以及香皂的功用一一介绍给甄逸,甚至拿来清水,让甄逸当场检验香皂的效果。

        甄逸又是一阵大惊自不必说,他对那异国也是愈发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国家,能够做出如此多精美之物,他真想亲自去看看。

        一一介绍完后,刘安便提议下月的同一天,再办一次拍卖会,将这些新奇物也拍卖出去。

        甄逸闻言,却摇了摇头,道:

        “此举不妥。前几日拍卖会后五日便按拍卖价的七成将其余货物出售了,那些未曾竞拍到奇物之人自然高兴不已,当日便将所有货物抢购一空。可那些在拍卖会当日竞拍到奇物之人却隐隐有些不满。同样的宝物,他们却比其他人多花了三成的钱,试问贤弟,换成你,你还会参加下次拍卖会吗?即便参加,又是否还会积极竞价呢?”

        “这……”刘安没想到还有这种弊端,一时哑然。

        刘备也在旁边认可道:“备也认为此举不妥。若早知叔父还有其他奇物要拍卖,拍卖会当日便不该答应那些人按拍卖价的七成出售。当改为每月拍卖一次,每次只卖一物为好。”

        刘安拖着下把沉思片刻,也认为刘备说的有理。

        果然智力不是白高的,刘安感觉自己以后再有事,还是应当与刘备多商议,反正刘备是自己死士,即便说些秘密也没关系。

        “事已至此,两位可有主意处置这些奇物?”

        甄逸提议道:“不若往别处拍卖?”

        刘安摇头道:“往别处拍卖亦需广邀世家,届时若有听说此次拍卖或参加了此次拍卖之人到场,将此间之事告与他人,便与在洛阳拍卖无异。”

        甄逸细想之下点点头认可了刘安的话,便沉默下来,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

        刘备沉思了半晌后道:“备有一想法,不知可不可行?”

        刘安知道刘备用完死士卡后已能跻身谋士之流,忙道:“玄德快说。”

        “拍卖会及后续的出售奇物后,甄家杂货铺出售奇物之名已被众多世家子弟知晓,且各个趋之若鹜,每日皆有世家仆从前往询问奇物讯息,若将此些奇物摆于铺内,每样皆标高价,却届时必有人奇而问之,再遣一人向其说明即可。四种奇物皆有惊世之效,何愁卖不得高价?”

        刘安听完刘备所说,看向甄逸,见其也点头赞同,便道:“如此甚好,只是这价格,却是需兄长亲自拟定。”

        甄逸对东汉物价的了解非刘安刘备两人可以比的,由他定价,最适合不过。

        甄逸摸着胡须沉思了许久,才道:“每种皆定为五万钱,如何?”

        目前杂货铺所售奇物价格最高的乃宝刀,其次便是水果糖,七万钱一罐。

        但甄逸知道水果糖是因为当时袁术和宦官争抢才被抬到高价,世家虽有钱,却不是傻子,甄逸怕万一定价太高,他们买回去却发现物非所值,引起世家反感。

        因此甄逸才尽量在世家能过接受的范围内,尽量提高了价格,将之定为五万。

        而且甄逸从刘安那买来的酱料,也是极为稀奇之物,却只卖到一万四。

        这十三香、白糖等物,皆为消耗之物,用一段时间便会没,届时世家还要再行购买,如此一来便可长久获利。

        但价格提太高万一卖不出去,或引起世家反感,那便得不偿失了。

        甄逸将自己所虑之事说给刘安刘备两人,两人也深以为然,便同意将价格定在五万钱。

        之后刘安甄逸两人便进行了璃光瓷瓶和酱料的交易,刘安共得750万钱,其他奇物则要等售出之后甄逸再将所得交给刘安。

        趁着宵禁到来之前,甄逸回家取了钱,并带人来将刘安仓库中的奇物全都运回自家院子。

        对此,刘安特意嘱咐了甄逸,不要明日便开始出售奇物,最好是等过几日安排人从洛阳城外运送空车进了他家院子之后,再开始出售奇物。

        若是今日刚从刘安这搬运了许多东西回去,明日便开始出售奇物,不免被人怀疑奇物来源是否和刘安有关。

        如今刘安势弱,甄家生意做遍天下,世家不会轻动甄逸,却不代表不敢动刘安。

        起业之初,一切还需小心,谨慎行事总归没有错。

        甄逸也知刘安情况,这正是他吃下那三成利润应尽的职责,便郑重承诺下来,一定不会让刘安被人怀疑。

        甄逸离开之前,刘安特意问了下朝中官员休沐时间,得知明日正好是休沐日,便送走甄逸,早早沐浴休息了。

        第二日,刘安带上刘备,来到卢植的府邸。

        路上,刘安特意拿出香水,在身上喷了几下,希望待会若能侥幸得见卢植,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

        卢植是刘备的老师,刘备身上有无香气卢植应该是知道的,避免产生麻烦,刘安便没有多此一举的给刘备也喷香水。

        本来刘安还想去买些礼物带上,刘备却说卢植不喜别人送礼,刘安只能放弃。

        卢植的住处与其尚书职位并不相符,虽谈不上简陋,却也不甚豪华,也就和刘安刚买的二进宅院差不多。

        刘安上前敲了敲门,没多长时间,便有一老者出来。

        刘安将自己名刺和公孙瓒的引荐信交给老者,刘备也将自己名刺一同递上,并道:

        “在下乃卢尚书门下弟子刘备刘玄德,祈见恩师。”

        老者收了名刺,回去禀告卢植。

        少顷,那老者回来,对两人摇了摇头道:“家主无瑕待客,两位请回吧。”

        刘安叫住要关门回去的老者,问:“卢尚书可有说什么?”

        “家主只言让两位回去,并无他话。”

        刘备却是不信老师连见自己一面都不肯,对那老者道:“在下会在此一直等候,待恩师得闲,望阁下通秉一声。”

        “唉……”那老者叹了口气,关上大门回去了。

        刘安见刘备固执,不由劝道:“玄德,卢尚书或是不愿举荐,不可强人所难啊!”

        “这……”刘备也知卢植秉性,但他还是想见一见恩师,好尽弟子之谊。

        之前没来还可当做不知恩师在洛阳,此次既已登门,更递送名刺,若不表一番态度,不免授人口实,便对刘安道:“叔父先回吧,备自己在此等候便可。”

        刘安见劝不动刘备,也不愿就这般舍下刘备一人在此孤零零站着,便不再劝,但也不离去。

        两人就这样站在卢植家门外,过了大概两刻钟,门突然打开了。

        刘安意外的看向大门,见出来一名不过十几岁的家仆,那家仆看到门外两人直矗矗的站在那,一时愣了片刻。

        其后传出一道稚嫩声音,言:“小娘……”

        不过话刚出口,那呆愣的仆人便猛地回头看向门内,接着里面之人才道:“小娘近日……心情欠佳,你我两人说话可要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