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79章 突降大雨

第079章 突降大雨

        前面那仆人闻言,面色不悦道:“我自知晓,何须你多言?”

        接着那仆人踏出门槛,望着刘安两人道:“你二人在此作何?”

        刘安看向此人,发现虽是仆从打扮,皮肤却意外白嫩细腻,且即便穿着粗布衣裳,也依旧能看出其必是一极为俊俏的郎君。

        刘安感觉这人应该是个和自己有的一拼的小白脸。

        不过这人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五官轮廓尚未展开,说不好长大后还会不会如现在这般俊俏。

        而且此人皮肤养的如此细腻光亮,显然并非普通奴仆,说不定是卢植幼子打扮成奴仆外出猎奇?

        刘安刚如此想,刘备见刘安久未作答,便代为答道:“我二人在此求见卢尚书。”

        那俊俏奴仆走出门后,其后跟着出来一名长相也是颇为俊俏的郎君,同是仆从打扮,只不过俊俏程度与前面这位却是有些许差距。

        刘安见此,不由有些怀疑起来,没听说东汉末年盛产小白脸啊?

        若前面这位为卢植幼子,后面那位便肯定是真正的奴仆了,看两人说话态度也能猜到,明显一尊一卑,一主一仆。

        但仆人也是小白脸,却是令刘安眼睛大跌。

        他甚至有点怀疑两人是不是女扮男装了,可据刘安所知,汉朝社会风气应该还不像后世那般开放,此时应该不会有女子胆敢女扮男装才对。

        那名俊俏郎君听到刘备的话,便问:“尔等找……我家主人有何事?”

        刘备拱手回道:“卢尚书乃在下恩师,在下与恩师相别日久,甚是思念,故而求见。”

        “哦?汝竟乃卢……”那小郎君惊疑的看了眼刘备,刚欲细细打量一番,却问到空气中传来一股幽香,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于是急中生智道:“何处传来异香?”

        刘安已经放弃走卢植的门路,左右都要在此等刘备,便生出调笑一番这小郎君的想法。

        而且细看之下,刘安便觉这小郎君比自己更为俊俏,不觉间产生了少许不服。

        刚刚这小郎君失言,虽然急忙掩盖,却还是被刘安猜出此人应当并非卢植幼子,自然也肯定不是卢植的家仆。

        若为家仆,当言‘汝竟乃我家主人弟子’,若为幼子,则当言‘汝竟乃我父弟子’,不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卢的音节。

        听到俊俏郎君说起异香,刘安便接过话茬,信口胡邹道:

        “此乃君子之气也。《尚书》有言:君子者,生而有异香,其德行不乱,操守不失,则异香弥久不散矣!”

        “胡说!”那俊俏郎君听刘安的话,立刻反驳道:“吾怎不知《尚书》有此言?”

        刘安本以为这俊俏郎君是个不学无术的顽劣少年,不曾想自己刚一开口就被他拆穿了。

        但这小郎君也明显是个沉不住气的,刚没说几句话便暴露了自己非家仆的事实。

        谁家家仆还能知道《尚书》都写了啥?

        只是考虑到对方只有十三四岁,倒也可以理解。

        被人当面拆穿刘安也不恼,作为现代人的脸皮更不会觉得羞耻,刘安嗤笑一声,对那俊俏郎君笑道:“你一家仆耳,安知《尚书》所言?”

        “这……”那俊俏郎君被刘安驳得哑口无言,支吾了一会儿后,强行言道:“反正《尚书》中并无此言,汝休要信口胡说!”

        刘安肯定不会承认自己胡说八道的,他摇摇头,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道:“常言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莫要以为自己所知便是全部,你不知便无呼??”

        “……”那俊俏郎君似是被刘安唬住,皱起眉头沉默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不出门了,转而带着身后家仆急匆匆回了卢植院子。

        刘安见这俊俏郎君回去了,才突然记起自己可以查看他人属性。

        他已许久未曾随便见到一人便看其属性了,一时竟未想起此事。

        不过人已回到院子,刘安却是无法再查看了,只能下次遇到再说了。

        之后刘安又回到了无聊状态,刘备笔挺的站在那,刘安为了不失礼数,也不能跑一边去坐着。

        好在没一会儿,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不知从何处吹来的狂风,将天边乌云吹到了洛阳城上空,黑云压城,眼看一场急雨就要降下。

        刘安便对刘备道:“玄德,天要下雨,不若改日再来拜访卢尚书?”

        刘备还未说话,已有豆大的雨点落到地面,刘备只知刘安向来体弱,却不知他的身体对比之前已健壮了许多,生怕刘安被自己连累感染风寒,便答应下来。

        只是这雨来的甚急,两人尚未走出几步,疾风骤雨便呼啸着席卷了洛阳。

        狂风卷起沙尘,雨点密集的倾泻而下,原本行路之人,纷纷急切的往家赶。

        两人也加快脚步回家,只走了不大会儿,身上衣衫却已湿透。

        两人不由愈发加快了脚步,行至自家宅院附近时,刘安眼见马上到家,稍作松懈,却在拐过一个胡同口后,撞到了人。

        这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身上锦衣玉袍已湿了大半,其身形瘦弱,脸色也极为苍白,一看便知久病缠身或营养不良。

        这病恹恹的少年,被刘安一撞,竟无力的倒向其后为其撑伞的壮汉。

        好在那壮汉眼疾手快扶住了少年,才没让其倒在地上。

        在两人身后,还有不少人,头前两人为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女,皆有人在其后为其撑伞,后面还有十数个仆从及几辆马车。

        刘安朝那被自己撞了的少年作揖赔礼:“突降大雨,赶路匆忙,不想竟冲撞了郎君,还望郎君见谅。”

        经过刚才忘记查看那俊俏郎君属性一事,这次刘安长记性了,边赔礼道歉,便打开了对方的属性面板查看。

        卫宁,尚未表字。

        武力:6

        智力:60

        统率:21

        政治:43

        魅力:39

        相性:30

        卫宁?

        难道是东汉才女蔡文姬的夫婿,卫仲道?

        刘安前世对蔡文姬可是非常感兴趣的,毕竟是东汉末年有名的才女,因此查了许多有关蔡文姬的资料,其中也包括包括她那名字不详的早逝原配卫仲道。

        野史有言,卫仲道名为卫宁,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但此刻看到一名字真叫卫宁之人,刘安却不得不怀疑两者是否为一人。

        刘安思考之际,卫宁稳住身形,对刘安还礼,语气平和的缓缓道:“无碍,雨骤急避乃……人之常情,君不必如此。”

        其语气虽和缓,但据刘安观察,倒更像是吐字困难,不得不缓。

        其后疑似卫宁父母之人,见卫宁如此说,脸上愠怒见消,正欲继续赶路,却听刘安突然问道:

        “恕在下冒昧,敢问郎君身有疾否?”

        换成常人被刘安如此问,定会大怒。

        但卫宁这番模样,任谁都可看出其体虚多病,对方父母顶多会觉得刘安是个投机取巧想借此攀附之辈,冷嘲热讽一番或有可能,动怒则不至于。

        若对方就是那卫仲道,那便是崛起于汉武帝时期的河东大族,刘安如今正欲求官,若能结交一番,或可借其势。

        即便无法结交,也不会因为几句话就恶了对方,那为何不尝试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