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84章 昭姬蔡琰

第084章 昭姬蔡琰

        古代的化妆技术,可没到化了妆换个衣服就认不出来对方的程度,而且对面的少女显然一副素颜,只不过是从男装换成女装而已,刘安自然是一瞬间就认出了对方。

        此时,对面少女也注意到了刘安。

        大概是没想到会在院子里看到陌生男子,少女也傻眼了。

        紧接着便反应过来,气冲冲的走到刘安面前道:“你这郎君,看似样貌堂堂,没想到却是个不学无术的狡诈之徒。我已经查过了,《尚书》中确无甚君子生而有异香之言,险些被你这狡诈之徒骗了!”

        少女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此时怒气冲冲,一时之间竟忘了礼仪,朝着刘安就是一番指责。

        刘安却未将心思放在少女所说之事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竟然真的被人女扮男装骗过了。

        前世被各种直播、伪娘教育过后,他本以为古代不可能拥有骗过自己的化妆技术,没想到竟因自己不相信有人敢男扮女装而被蒙骗。

        他望着蔡琰愠怒的俏脸,一脸不敢置信的道:“汝、汝……竟敢女扮男装耶?”

        “少见多怪,果然不学无术。”少女朝刘安投来一个不屑的眼神,旋即又道:“岂不闻吕母女扮男装,首举反抗新莽暴政义旗乎?”

        吕母?

        刘安还真不知道这是哪位,他只是因为对三国感兴趣,才知道许多有关三国的知识,其他时间段的人物轶事,却知之甚少。

        但刘安既然知道对方便是蔡琰,当然抓住机会博取一番好感。

        他低下头,长吁短叹一番,直到对方有些着急了,刘安才戚戚然道:“在下自幼家贫,幸赖母亲辛苦养育成人,在下虽有心向学,奈何无书可读,自然比不过小娘大才,小娘要耻笑便耻笑罢!”

        刘安从前任的记忆中得知,小娘是汉朝对年轻未出阁女子的称呼之一。

        若是按照他的认知,一个小姐叫出来,对面可能又要骂自己胡言乱语了。

        小姐一词初见于宋时,最早是指宫婢,后指妓女,到了明清时期,才演变为尊称。

        蔡琰如今毕竟还只是十三四岁的少女,听刘安如此一说,便信以为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此人家穷读不起书,但却有一颗向学之心,自己怎么能因此耻笑别人呢?

        不过随即,自幼聪慧的蔡琰便反应过来自己被对方拿捏了,他还没回答自己的话呢。

        不提此人家贫与否,向学与否,但肆意捏造《尚书》内容却是事实。

        自己虽然被对方抓住了女扮男装的把柄,但对方侮辱先贤同样是大罪过,想通其中关节,蔡琰便又恢复了自信。

        “小女子耻笑郎君确实不该,这便给郎君赔罪了。”蔡琰弯下盈盈一握的纤腰,对刘安福了一礼,转而道:“但郎君戏弄小女子在先,更兼不敬先贤,戏言《尚书》,不知此又当如何算?”

        “额……”蔡琰这番态度急转,倒令刘安猝不及防,不过看对方态度应该也没想把自己之前的胡言乱语说出去的想法,如此,刘安便放心了。

        本以为只是个不学无术的小郎君,谁曾想换了个衣服摇身一变,竟成了博古通今的大才女。

        对此,刘安也是苦笑不已。

        对方一个欲擒故纵,瞬间反客为主,既然如此,刘安又为何不可呢?

        刘安故意正了正衣襟,边作揖边郑重地对蔡琰道:“在下刘安,字长生。此前确实不该拿先贤之书当做玩笑,在此向小娘赔礼了。”

        蔡琰显然也没想到刘安会如此干脆利索的道歉,一拳打在软棉花上,顿时无趣了起来。

        虽说如此,蔡琰却不会失了礼节,她福了福身,对刘安回礼道:“郎君既已悔改,此事便就此揭过吧。”

        “小娘大度有容人之量,又学富五车才华横溢,莫不是蔡邕蔡先生之女,闻名遐迩的才女蔡琰?”

        蔡琰闻言一惊,自己随父亲躲避在此,何时竟被外人知晓了?

        刘安看到蔡邕表情,便知她想多了,急忙解释道:“小娘勿惊,在下此来便是来拜见蔡先生的,绝不会与阉党为伍,向阉党告密!”

        蔡琰听刘安如此说,才放下心来,且自己父亲既然答应见他,想来此人或德行出众,或与父亲关系匪浅,蔡琰便稍微放下了些此前的不快。

        “才女不敢当,小女子蔡琰,字昭姬,见过刘郎君。”

        “竟真是蔡女士当面,在下竟于才女士面前妄言《尚书》,可真真是鲁班面前耍大斧——不自量力了。”说着刘安苦笑着摇了摇头。

        女士在当时指的是有士人行径的女子,一般用于对有才女子的称呼。

        而歇后语却是起源于唐朝,此时还没有歇后语这种表达方式。

        蔡琰作为有名的才女,自是对鲁班之事熟知,对刘安提到的‘鲁班面前耍大斧’亦颇感兴趣,细细咀嚼一番,便觉前后及其贴切。

        脸上也不由露出了笑容,对刘安道:“小女子可不敢当刘郎君如此夸赞,不过这般表达语句却是异常风趣生动。”

        说到这里,蔡邕突然想起那日闻到的异香,便问道:“小女子有一事还望刘郎君解惑。

        “蔡女士但说无妨。”刘安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可以和蔡琰侃侃而谈,此刻内心愉悦至极。

        趁此机会,刘安也偷偷打量了一番如今的蔡琰。

        五官标致,却还带着些许稚气,身子算不上婀娜,明显未发育完全,腰肢纤细,整体看起来有些纤瘦。

        蔡琰一脸好奇道:“那日的异香究竟从何处而来?”

        说到这个,刘安更精神了。

        “此事说来及其简单,只不过……”刘安说到这里顿了顿,犹豫片刻才继续道:“只不过希望蔡女士能为在下保密,不要将此事说出去。”

        蔡邕点头答应后,刘安从衣服里掏出香水道:“便是从此物中来。”

        蔡琰见刘安掏出一个极其精致漂亮的物件,心中好奇更甚。

        刘安也不卖关子,按了下喷口,往蔡琰身上喷了一下。

        接着蔡琰便问道一股异香传来,看向那精致物件的眼神更亮了。

        香水本就更容易吸引女孩子,闻着衣袖上的异香,蔡邕渴望的看了看刘安手中物件,很希望拿来亲自把玩一番。

        刘安看出蔡琰想法,便道:“此物名为香水,乃在下机缘巧合所得。蔡女士若是喜欢,在下便将之送与蔡女士,此物正适合蔡女士这般才女。”

        蔡琰听到刘安要送给自己,眼中闪过一抹欣喜之色,只不过随即却摇了摇头道,拒绝道:

        “无功不受禄,小女子断不能收刘郎君如此大礼。”

        刘安早已料到结果,东汉时期的人可不像他前世那般不知羞耻,突然送人礼物很少有会直接收下的,像之前送剑给公孙瓒,送刀给给甄逸,两人起初都是拒绝的。

        于是刘安便借机说道:“在下听闻蔡大儒藏书万卷,在下虽欲拜读先贤之作却奈何家中无书,欲求蔡女士相赠几卷,不知蔡女士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