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85章 圣书抄录

第085章 圣书抄录

        蔡琰回道:“家父之书小女子怎可擅作主张?不过刘郎君若真有向学之心,小女子倒可将心中所记之书誊写送与刘郎君。”

        似是怕刘安误会,蔡琰说完之后紧接着又补充道:“此非为刘郎君手中之物,乃是为刘郎君拳拳向学之心,此物小女子固然是不能收的。”

        “如此甚好。”刘安听后大喜,能有蔡琰亲手写的书看,不也是一种享受吗?

        但香水刘安还是要送的,毕竟香水这东西和蔡琰这种才女确实很般配。

        于是刘安接着道:“不过,誊写书卷并非简单之事,在下所求之书也非一卷两卷,所费时日颇长,此物亦非贵重之物,送与蔡女士,权当做在下一份心意,还望蔡女士万勿再推辞了。”

        说着,刘安双手捧着香水,递到蔡琰跟前。

        蔡琰再三推辞,刘安坚持要送,见拗不过刘安,蔡琰只得收下。

        之后蔡琰询问刘安想先看何书卷,刘安便说了几本名气较大比较经典的书。

        随即又想到自己明天便要离开,蔡琰定然是来不及誊写的。

        将此事说与蔡琰之后,蔡琰便提议等书卷写好,便以书信的形式让人给刘安送去。

        刘安也觉得此法可行,便将自己的信息告诉了蔡琰,还说了之后要去并州五原郡的事情,约定等在并州安顿下来后,给蔡琰传信,届时将书卷送去并州五原便可。

        至于誊写书卷以及传信费用,刘安则准备自行支付。

        蔡邕一家如今寄居在卢植府上,本身又无俸禄可拿,前些年因阳球、刘郃针对,家族亦损失惨重,本身定然不好过。

        蔡琰答应为自己写书刘安已感激之至,又怎么能再让人破费呢?

        蔡琰也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便未拒绝,刘安承诺晚间派人将钱送过来后,便告辞回了客堂。

        虽然之前就说了去茅厕出恭,但也不能耽误太长时间。

        回到客堂里后,蔡邕待刘安坐下,问道:“刘郎君可有所长者?”

        蔡邕直呼刘安表字,乃是有亲近之意,显然刘安之前的彩虹屁拍的蔡邕很舒服。

        他没有问刘安治的是何学问,是因为已经知道刘安家贫,家中无书可读,更未拜名师学习。

        “所长谈不上,在下尤喜诗赋,此前亲眼目睹灾民生生饿死之凄苦现状后,曾做诗一首,请蔡先生赐教。”

        刘安避席答道,在蔡邕点头后,便将自己搜肠刮肚之下,终于回忆起的一首窃来之诗念了出来。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此乃唐代李绅所做悯农,也是刘安早先语文课本上背的滚瓜烂熟,且为数不多的诗之一。

        刘安此前从夏侯兰处曾借来《诗经》,并已通读过一遍,因此知道诗经中已有五言诗,此时自己抄来唐朝的五言诗并不会被人生疑。

        虽说唐朝的五言律诗讲究押韵,实际上和五言诗是不同的,但如此反而能给刘安拿出的五言诗锦上添花,让其更加脍炙人口。

        “唉……”蔡邕听完刘安的诗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似是沉浸其中,表情沉重的道:“既是四海无闲田,为何农夫犹饿死啊?”

        “怀远,你说……为何农夫还会饿死啊?”这话却是对卫德说的。

        “这……唉!”卫德当然知道蔡邕想说什么,蔡邕虽有才华,却并非恃才傲物之人,反而更欣赏能做实事的人。

        前些年,蔡邕曾上奏当今陛下,密言七事,其一便表达了书画辞赋乃小才,陛下更应该重用那些会治理国家的人才的意思。

        但卫德又能说什么,总不能说当今陛下昏庸无能,才致使百姓饿死吧?

        那是大不敬,他可没有蔡邕那么大的胆子,敢于直言不讳,只能哀叹连连。

        蔡邕没有在卫德这里得到答案,又看向刘安,想到刘安收留灾民之事,便觉他并非那些只会哗众取宠,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唯利是图之辈,不觉间对其好感又增加了一些。

        他走上前,近距离看着刘安道:“吾听闻刘郎君被任命为九原县令,不日即将赴任?”

        “确有此事。”

        “刘郎君乃仁义之人,定会让治下百姓安居乐业,是也不是?”

        “定当如此。”刘安作揖,郑重答道。

        他倒是没想到蔡邕竟还是个心中有民的世家,刘安的印象中,大部分世家都只注重自己的利益,只有少部分人才会把平民当成人看。

        “大善!”蔡邕表情欣喜,接着才对刘安的诗做出评价,“刘郎君此诗虽不华美,却寓情于诗,情感深切至极,读之荡气回肠,乃上上之作!”

        “蔡先生谬赞了。”刘安再次作揖,表现得及其谦虚。

        之后蔡邕刘安两人坐回席上,又谈了许久,刘安尽全力应对,总算没有留下坏印象。

        期间刘安将与蔡琰约定之事说给了蔡邕,蔡邕对自家女儿很放心,表示并不打算干预小辈之事。

        当然,刘安很识趣的没有说给钱一事,以蔡邕的身价名誉,刘安若说出来,对方肯定不会同意。

        中午蔡邕欲留卫德刘安两人用餐,刘安却以明日便要启程返回,还未做足准备为由拒绝了,卫德却是直接留下来和蔡邕一起用餐。

        临走时,蔡邕主动送了几卷诗词及治理民生相关的书简,让刘安回去好生研读,刘安自是感激不已。

        回到自己宅院,立即派人去请甄逸来,同时命人准备午饭。

        明日一早,刘安便准备离开洛阳返回涿县,中午与甄逸辞过行后,晚上刘安还要宴请卫德,与其辞别。

        卫德是目前刘安接触到的地位最高,并与刘安关系最为亲近的世家,刘安可要好好经营这段关系。

        午时未到,甄逸便来了,酒菜还未准备好,刘安便让人端来茶点,坐下与甄逸聊了起来。

        当刘安说到明日准备离开洛阳时,甄逸笑着将自己也准备明日回老家的打算说了出来。

        如今洛阳这边的生意已走上正轨,暂时也不再需要主持拍卖会,他便准备将洛阳的生意交给此前负责此处的掌柜继续处理。

        自从上次从刘安这里运走货物后,甄逸等了五天,便将一应商品摆在了杂货铺内,并按照与刘安商定的计划,为每种奇物制作了标牌,其上注明奇物名称与价格。

        截至今日,十三香、洗发水、香皂、水果糖皆已售空,其他奇物共卖出白糖135罐、方便面68包,午餐肉32罐,抽纸80包。

        且自前两日爆卖后,这两天出售速度降了许多,逐步稳定下来,每日零星卖出几件。

        如此一来,便不需要甄逸在此处坐镇了。

        奇物出售共得资金一千九百五十三万余,其中刘安可得一千六百七十多万,甄逸听说刘安明日欲离开洛阳后,便让人回去取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