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8章 然光下伴随着暗

第8章 然光下伴随着暗

        第8章    然光下伴随着暗

        ‘叮铃铃——’门铃响起。

        吃过午饭,吴奶奶直接让家政机器人收拾碗筷什么的,而她则志得意满的守护着那师鉴。长条桌上,吴爷爷正以献媚的样子、及割地赔款的姿态和吴奶奶谈判!以试图赶紧恢复邦交、互通有无。很不幸,师鉴就是那‘有’和‘无’!然而,师鉴却是在望着人家当中,‘咯咯咯’的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就是在这时候,门铃声的响起:一切,都被搁置了。

        门铃响起,虽然脸上的笑容依旧还是在绽放,可师鉴却是在想着难道他这次要一吃饱就转屁股走人?倘若这回真是什么客人来访,那他还只有这样了!不过这时候,那吴奶奶却是用一只手按住了他;而那好像是意识形态还没真正回复的吴爷爷,已经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了。

        稍后,吴爷爷引领着客人进门了;而此时的师鉴和吴奶奶,也不由得站起身来的以示礼貌。

        来到吴奶奶及师鉴的面前,那不知该说些什么的吴爷爷,这时候向着双方介绍道:“这是我老伴儿。——这位先生说是一直就很仰慕我,听说我就和他住在一个城市里,所以今天带着一家人来拜访一下。都坐、都坐!喝点什么?”吴爷爷最后一句话,是对那一家三口说的。

        ……

        这确实是一家三口,是一对儿夫妇带着一个和师鉴差不多大的孩子。从他们进门之后开始,师鉴好像就从人家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气场!

        从这一家三口的衣着和言谈举止当中,师鉴看不出人家到底是有钱人,还是什么领导;他也从未了解过吴爷爷的儿女,都是干什么的:但他还是能察觉出这访客,好像是具有一定的身份!也不太可能是真如其所说的是来拜访吴爷爷的——因为吴爷爷他们已经在这里不是住了一两年。而且,这来的一家人手里,可是提着大包小包、好多的东西。

        那位先生显得非常的激动,尤其是坐下来后,他嘴里对吴爷爷的崇拜之语就犹如古时候的滚滚长河——那是一泛滥就不可收拾!他说,他就是看着吴爷爷的魔术长大的,是多么多么的仰慕吴爷爷;他说他很看不起现而今的魔术,因为他觉得现在的那些魔术表演,实在是太花哨了、缺少了传统魔术带给人的那种感觉。

        吴爷爷和吴奶奶表现的一直都很客气、很随意,偶尔的也会礼貌的应着人家的话语,而附和几句。那一家人——尤其是那位先生,表现的非常热切!说话当中他的脸上总是显露出一种激动中的泛红,偶尔的说到什么高兴处,他也会抑制不住的发出几声畅快的笑声。

        一直安安静静听着的师鉴,是这屋里显得最最拘谨的一个!在那一家人的眼里,师鉴是因为和他们陌生的放不开;而在吴爷爷和吴奶奶眼里,师鉴则是很不适应的总想走。

        师鉴的拘谨也确实是有走的意思,但另外一个原因是在听人家说话当中,他望着人家那一家三口、好像越看越眼熟!不过,总也想不起来就是了。

        或许是因为太激动了,又或许是忘了!先前的介绍当中,吴爷爷没提师鉴;而那位先生,似乎也是因为太激动的,忘记了介绍他们自己。

        所以,一直好像充当‘吴爷爷亲孙子’的师鉴,就这样一直安静的呆在人家吴奶奶的怀抱里听人家大人说话。直到那位先生说完过去、说完现在,好似是突然想起自己还没介绍自己等人当中介绍时,师鉴这才突然间想起人家到底是谁!

        因为那位先生说他姓‘林’、叫‘林远山’;而他带着的那个孩子叫‘林飞’。这一次,他们的真实意图,也是因那‘林飞’的而来。

        变了、一切都变了,这可不仅仅是说认出人家对方身份的师鉴心理,而是真的全部一切!因为,眨眼之间,那林姓夫妇突然间哭了。

        林姓夫妇,那女的在用手捂着口鼻的‘呜呜’哭,那男的则是在无声中掉泪。不过,他们依旧是在哭诉——轮流着哭诉!哭诉他们这一对儿当父母的,是有多么多么的艰难、和不易。吴爷爷和吴奶奶,在忙着安慰人家;现场,现在也唯有师鉴及那‘林飞’,始终都是那样的沉默。

        真相,出来了!在人家一把鼻涕一把泪当中,宛如看魔术表演的师鉴,这才知道了事情的缘由。

        那望子成龙的林姓夫妇,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可却不愿让自己的孩子去什么兴趣培训班学习,而是欲把林飞送到一位什么‘大师’的名下;然而,不知‘拜访’了多少位之后,人家总会以孩子还太小等等的理由,而婉拒之:这一次,也是因此而来。

        这下子,吴爷爷为难了!

        吴爷爷原本是不想收的,这其一是他根本就没有收弟子的打算,若真想收、也就不会在这武安县居住这么长时间了。而今的师鉴,名义上好似是他的弟子,可实际上顶多也就算是他的一个普通学生而已!他也没在师鉴身上抱有多大的期望,只因师鉴好像是真的对魔术感兴趣、只因他和吴奶奶也非常的喜欢师鉴。

        其二,收师鉴之前,他可是经过实际考察的!对于师鉴的品性什么的,他都非常的清楚。而今又来这么一个其实什么也不知道的,这算怎么回事?就算对方只算是他的一个学生,可为人师长的,难道就能不担负什么责任?他现在和老伴儿,只想简简单单的享受自己的清宁日子,这有必要吗?

        再且,因为了解师鉴、因为喜欢师鉴,所以他们其实是把师鉴当自己的亲孙子对待!然而,突然间多加一个人进来,他们和师鉴的关系就不得不进行一些调整和改变——否则人家怎么想?这,也是他们非常不乐意的,他们也非常没必要啊。

        不想收的吴爷爷,最终还是无奈的收下了:是在无论怎么说、无论说什么都没用的情况下,被人家的父母之心,逼着收下的!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林飞和师鉴一起跟在吴爷爷身边学习魔术。

        如愿以偿的林家三口走了,走之前他们来时拿的那些东西,被他们丢下了——而吴爷爷还不得不收!因为他若是不收,倒好似是他不会真心真意的去教人家林飞一般。

        人家走了,吴爷爷和吴奶奶却是坐在那里的不说话了,可这时候师鉴却是不得不开口:他在安慰人家吴爷爷和吴奶奶,他在想方设法的逗他们开心!可是,气氛以及心理,是再也不会如先前的那般了。

        林家人走后,其实也没多少时间,虽然吴爷爷和吴奶奶都恢复了说说笑笑,但师鉴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他们好像是累了:所以,师鉴也走了!可刚走出吴爷爷家所在的小区,抬眼他就碰到了好似是等在这里的林家三口。

        先前一直表现得不认识师鉴的林先生,见到师鉴后立马跑了过来:奈何,他刚欲靠近,师鉴所乘坐的公益车立马闪烁起了预警的红灯!这意味着‘小叶’把林远山当危险人物对待,这意味着林远山再敢逼近师鉴,公益车会采取先电击、后报警的紧急应对措施。

        愣在那里的林远山,看上去很尴尬的样子,其一边举手示意自己没恶意、一边满脸谦和笑容的对师鉴道:“小哥哥,我是专门等在这里、要向你道歉的。昨天,我喝多了!你可不要记恨你林叔叔啊。”

        见到望着他的师鉴点头,林远山接着又道:“以后,你和我们家小飞都是吴大师的门下弟子,你来的早、以后可要多多的帮衬着小飞一些;你们也是师兄弟,你更了解吴大师的脾气和喜好,小飞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你可要好好的跟他说说!师兄弟嘛,就应该相亲相爱不是?哦,对了!林叔叔这里还有一些糖——来!叔叔请你吃。”

        说时,林远山从衣兜里掏出三颗水果糖,欲递给师鉴、可又不敢靠近。这时候师鉴道:“不用了,林叔叔,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要是没有别的事,那我就走了。”

        林远山‘呵呵’笑着道:“没事了、没事了,叔叔就是来亲自给你道歉的。叔叔也知道,你不缺这些东西!呵呵,那以后的小飞,就全拜托给你了。”林远山把糖收起来的同时,也彻底的让开了路,他也看出师鉴对他并不热情。

        来时师鉴宛如在过关,而回去时却犹如闪电!这不是在说师鉴的速度,而是其意识。实际上,从离开林远山之后,师鉴就把公益车的顶棚升了起来,他一直是躲在那小小的空间里回来的:而回到福利院的大门口时,他这才恍然自己已经回来了,而这回来就只如是过了一瞬。

        回来的师鉴兴致不高,可无论是谁问,他都说自己没事;小伙伴们是真当他没事,而阿姨们则是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心事,却无奈。

        另一方面,都知道师鉴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阿姨也觉得师鉴可能是因为受伤,而没有完成今天跟吴老师学习的任务,他是怕吴老师失望这才兴致不高的。

        好在时间也没有持续了多久,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师鉴一边坐在那里看着伙伴们玩儿、一边陪着阿姨说话,渐渐的他又转变了过来。只是,刚六点半,根本就没怎么吃晚饭的师鉴说是要去上课,继而他一溜烟儿的跑回房间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伤、他的作业可以押后完成;原本去上课的事情也可以押后的,然而他并没有这种打算:不过,他这么急的回房间,可不是急着要去上课!

        坐在椅子上,师鉴在那里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泄气;刚刚鼓起勇气,却是还没动、就又犹豫了起来:他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很是拿不定主意!然而,几经犹豫之后,最终的他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

        “小弟弟,怎么了,想姐了?”“姐,我……”投影一出现,那柔姐姐就一口调笑语气的问道;而师鉴称呼了人家一声后,又犹豫着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也根本就没容师鉴多说,那柔姐姐立马脸色一变的盯着他问道:“等等!你胳膊,怎么回事?谁打的?”

        师鉴现在就是孤儿院的‘老大’,柔姐姐不认为在孤儿院的师鉴会出什么事情,她也不认为师鉴会发生车祸什么的:武安县虽小、人却也简单,其交通秩序不敢说是全国最好,但也可以说年年名列前茅。一年当中很多时间呆在国外的她,纯粹是本能意识上的反应,她最先想到的就是师鉴被什么外边的人给打了:她盯着师鉴,其实也是在查看他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

        “姐,我没事,没人打我。我……我就是,有点想你了。”师鉴这所说,其实也是实话。但人家柔姐姐不信!其脸上开始发冷的同时,语气非常坚定的道:“说实话!”

        “我……我真的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腕受了点小伤——医生都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有点躲闪意味的师鉴嚅嗫的回应,他的那语气,任谁也是能发现不尽实。

        柔姐姐这时候又道:“行了,我给你发个代码。我们在电影院门口汇合。”说时,师鉴的手机忽然‘滴’的响起一道信息提示,而柔姐姐已经挂断了通话。

        怔怔的坐在那里,于手机的盲音当中能看得出来,师鉴是有点后悔了。他并非是要跟柔姐姐说什么事情、也是真的不想太打扰人家,他只是单纯的想柔姐姐了!他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可他就是想见见柔姐姐,想听一听柔姐姐的声音。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他也只有乖乖的躺进休眠仓、去和人家见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