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16章 似智勇自古难当

第16章 似智勇自古难当

        第16章    似智勇自古难当

        情况极其糟糕,师鉴正想着是不是该发动全城的百姓共同抗敌,不过这需要他到城中去了解更多更详细的信息。也就是在他无法而站起身来际,他忽然感觉到了身上有点沉!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铠甲,他有点无语。

        他身上的铠甲,是全身甲、也是金属质地,可却绝对不是什么钢铁!这也是他为什么只是感觉到沉、而非是重。

        这铠甲看上去明晃晃的很是耀眼,实际也就是个样子货!其内衬非常的厚,可属于金属的也仅仅是薄薄的一层,别说什么挡刀挡枪了、师鉴估计连最起码的箭只都挡不住。师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穿着这样的一套甲,难道就是唬人的?

        或许,也是因为起身之后的他,在原地动来动去的检查铠甲的缘故:在那铠甲发出‘叮呤咣啷’的声音当中,忽然有一人推门进来。

        进来的是师鉴的‘亲卫’‘狗蛋儿’,年龄十一、军龄半年;虽然因年龄、因为生活,其身架瘦小,但面相老成、甚至是比师鉴还老成。师鉴估计能让他选其当亲卫,更多的还是因为其身上的那股机灵劲儿!因为听到声音而进来的狗蛋儿,正躬身行礼当中瞪着那双机灵的眼睛看着他——其道:“将军,有什么吩咐?”

        这一刻的师鉴,还真有点‘军神’附身的感觉!他稳稳的向前走了两步,而后声音沉稳的道:“哦,我有几件事,你即刻去办!”

        狗蛋儿脸上忽而显露出来的恭谨严肃当中,师鉴继而又道:“一,拿出府库当中所有的银钱!这银钱一部分给儿郎们加倍饷银,一部分雇佣劳工、把守城物资搬运上城,其余的则尽一切可能的收集百姓手里的引火之物。第二件事,让兄弟们轮流去城中巡逻,凡是有作奸犯科、聚众滋事之辈——斩!同时,张贴安民告示。第三,自今日起,实行宵禁。”

        在狗蛋儿忽而微微抬头、非常诧异的望着他当中,师鉴接着忽而又问道:“对了!城中,可有逃离的百姓?”狗蛋儿回过神来的重新低头当中,回道:“有,很多都是富户!将军是要……”

        师鉴好像是了然的点点头后,道:“不要阻拦,并且告知他们不要顺着大道逃!越是难走的路、他们越是安全,不利于骑兵追击。——秉着就近原则,要是守城物资不够,那就拆这些人家的屋舍。去吧!”

        有点恍惚的狗蛋儿出去了,而师鉴也准备去城中转转,看看城中具体情况到底是如何。然而当他配备自己的兵器时,他才发现那柄剑确实是不错,可那根枪实在是……

        出得门来,师鉴所见的是一匹载着行囊的马,且还是一匹绝对意义上的驽马!直接把马上的行囊扔当院的师鉴,本来还想骑马而行,可最后也只能是牵着其的充充样子。

        他之所以要到城中转悠,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他想充样子的给百姓当定海神针,用意是让百姓不要太过于惊乱。他的用意体现出来了没有、这不知道,倒是在他转悠了一圈之后,他有点恍悟先前的狗蛋儿为什么会诧异的看着他了!因为,他这将军的官位来路不正,百姓嘴里给他起的绰号是‘镶将军’。

        这‘镶’,又有三种解释:其一是说他面相太俊,和个大姑娘似的,当‘香’讲;其二是说,他这将军的衔,其实是用钱捐出来的,这‘镶’是给别人钱的意思;其三,是说他实际是来走过场、来镀金的!

        师鉴无奈,无语!不过,他该做什么还做什么、能做些什么还是在做。他似乎……也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可他的心里就是有一股气——

        曾经天朝总积弱,

        百万疆土染悲歌。

        愿将赤诚满腔血,

        引志士壮我山河!

        不知怎么的,师鉴的心里就是有这么一股气,这么一股憋得他实在是太难受的气!让他选择宁可粉身碎骨,也要爆发出来。

        师鉴于城中转悠,是用于安定民心。一身亮眼铠甲的他,虽然总有那么几分‘儒雅’、总有那么几分秀气,但也不乏威武!然而,城中早有敌方探子妖言惑众的情况下,他的这目的所起到的效果,实在是显不出什么来。

        所以,原本还想招收一些民兵的想法,落空的同时就连劳工都没能雇来多少:而雇来的这些,还全都是一些老弱病残、是没能力逃走的人。城中还有很多不打算逃走的百姓,可这些百姓却是要么躲了、要么不应,以便和师鉴他们这些朝廷的兵划清牵扯、以求城破之后在人家敌人面前谋得一个可存活的由头或机会。

        看不出师鉴所想,或许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忙!忙着在城中转悠之后,他又转悠到了城墙上、和他的那些兵丁中间:他这是在检查城防、在查看各项物资的储备,同时也是在鼓励他的那些兵员。

        能做的,师鉴力图做到最好、更好,原本他是还想训练一下手下的,再怎么说那也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不是?奈何,他也没有什么时间!

        就在当晚的深夜,一直驻守在城楼上的师鉴,忽而听到远方如雷的马蹄声之同时,其后他就看到了一群‘萤火虫’向这方飘来。

        ‘五千。’师鉴不知道自己的脑中,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数字。他不知道凭那千多的火把,他怎么判断出敌方大致的数量;不过他也没心思去想这些,他正寻思接下来他该怎么应对!

        在师鉴的预估当中,他认为敌方是不会连夜攻城的;然而,当敌人当中有一个跑到城下要求他开城纳降、而受了他一箭之后,敌人的大动作随即展开了。

        师鉴所驻守的这座城,其实也只是一个小城,城墙才七八米。或许是敌人想奇袭、或许是也累了的敌人想到城中再休息,又或许是知道城中现状的他们有点轻视师鉴了!所以,稍微的整队之后,敌人竟然就想凭他们手中的那简易攻城梯,攻陷这座城。而这时候,师鉴也开始忙碌起来了。

        师鉴所在的城墙上,一支支火把被点燃;而在这一支支火把的映照当中,总有一个个的城兵站了出来:然而这一切,却是在敌人正式攻城的时刻。

        那一支支火把,其实只是凭空插在那里,火把映照当中会动的身影,更多的还都是那些忙碌的劳工;而那一个个相继站出来,显得‘乌泱泱’一片的人影,也只是按照师鉴的吩咐而穿着‘军服’的草人:师鉴这是想给疲惫的敌人,再加一些心理上的大压力!而那些‘军服’,与百姓的衣服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其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兵’字——仅此而已。

        城墙上列队的兵丁一直都非常的沉默,而城下如狼似虎的敌人,在这一刻也沉默了!可攻城都开始的登梯了,他们所能做的,也唯有硬着头皮继续往上攻。这时候,也是师鉴他们这些人,奋力杀敌的时刻。

        敌人一次攻城战,师鉴手下死了一百多,而敌方死了起码有五百。可能是被吓着了、更可能的原因是敌人也累的不行了:眼见师鉴并没有被他们的攻城而吓住的敌方,也就是在一次攻城之后退了回去!而他们的回去,也是伴随着城墙上那些燃烧着的草人,一同去的。

        后半夜相安,第二天天还没有蒙蒙亮,师鉴就催着大家赶紧吃饭。也就是在天开始亮起的时候、也就是在师鉴他们的饭还没吃完的时候,这时候敌人突然骑马列队的陈于城墙一箭开外!同时,又有一人跑出来的要求师鉴纳降。

        这一回的师鉴,没有射出他手里的那支箭;因为就在他搭弓欲射的时候,突然敌人集体发出了撼动人心的呐喊:“开城门!否则城破之日、屠城之时!”

        这一刻,城外起码还有马嘶的声音,可城墙上及城内死寂的宛如能听到一根针掉落的声音。望着城外那静静的等着、随时都有发动可能的敌人,望着身边经过‘一夜激战’而至今没恢复的手下,望着那满城……目光从天上划过——‘叮铃啷当’的声音打破一切的,是那师鉴迈步走向城门的声音。

        师鉴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而后迈动沉稳的步伐;没办法的他,来到城下、宛如一只鹞子似的跨上了他的那匹马。似乎是那马也感受到了师鉴的沉稳,所以,它表现的比之师鉴还要沉稳!而这时,师鉴却是抬头对着城楼上吼了一声:“开城门!”

        有点闷的声音当中,‘千斤闸’被升起,‘咯吱吱’的声音里城门被打开:沉稳的马,载着全副武装的师鉴,来到了城外。城外的护城河,于没有也差不多!因为这一城门前的木桥早已被师鉴下令拆了,所以师鉴骑着他的马,显得‘悠然’的直接涉水而过。

        面对敌方整齐列队的五千人马,师鉴倒是从一开始就非常的沉稳,奈何这时的敌人是沉稳不住了!一骑踏出两步后,其上那位豹眼圆瞪、用马鞭遥指师鉴的人,厉色喝道:“呔!汉家猪,还不下马叩头,更待何时!怎么,就你一个人,还想和爷爷们战一场不成?”

        马上的师鉴有动作:他回头,看了一眼;其后,他好似是小小的叹了口气。对方以为师鉴这一叹,是伤感、是叹息什么的;然而没人知道,师鉴这一回头也只是本能、下意识,其实是小小的松了口气!

        身后没人跟着,这是师鉴出城门时,就知道的。他不是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出来,而是出于潜意识的,他回过头去的找寻一个什么身影;而并没有看到什么身影后,他似乎是放心了的松了口气:而这一切,连师鉴他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对于那人的话,一身亮丽衣甲的师鉴,一边拿过挂在马鞍的枪、一边有点轻松而又非常坚定的道:“一个人!形单影只枪成林,护我山河血鉴心;来日白骨化作土,又筑坚城守万民。——杀!”策马的师鉴,向敌人冲去!然而,马啊……

        师鉴所骑之马,乃为不折不扣的驽马。亏了师鉴还是一个‘香将军’,这要是他的体块儿和他的气势一般一般的威武,很难想象那马会不会第一时间拜倒在他的面前、打死也不起来!发动冲击的师鉴气势如虹,可是他的速度却是如虫。

        然而,好像还真似是应了那句‘最了解自己的唯有是自己的敌人’的话——迎面!敌人忙慌的给他送马来了。师鉴如此的食古不化、冥顽不灵,让敌方很是恼怒:在他冲锋的那一刻,人家也派出五人五骑、挥刀向他冲来。

        鞑靼最擅长的就是狼群战术,他们是不会主动停下来、围着师鉴拼杀的。而就在他们鱼贯而出的冲锋过来当中,师鉴直接用手里的枪遥指第一个、却是放了过去,紧随而来的第二个被他就势挥枪的一个横扫、而逼了开去,第三个时师鉴也不得不在百忙当中、抽出腰间的宝剑和对方拼了一下。

        这一次对拼,师鉴本打算是要和敌人以伤换伤的:也就是说,当敌人手里的弯刀砍在他身上的同时,对方也势必会中他的一剑!奈何,敌人没有如此的勇气,而也只是恍如做戏一般的用手里的刀和他的剑磕了一下。

        一次武器相击之后,第三位对手也和师鉴擦身而过。而待第四位上来时,师鉴手里的枪,已经有了转圜的余地!一枪向着敌人直刺过去之际,对方也只能是立即伏身于马背的躲了过去。却是在这同时,师鉴无形中策马、直接封堵在了那紧随其后的第五位前边。

        也就是在第五位因这一情况而驱马调整方向的一缓当中,师鉴直接翻身下马背,其后借着于地上翻滚的趋势、而直接把手里的剑!向着那第五位激射而去。也就是在这当际,犹如猛虎一般的他疾步冲上的同时,手里的枪也如电般的刺了出去。

        那第五个敌人本身就因为处于调整马匹当中,这时候师鉴射来的那一剑,他也只能是慌忙中用手里的弯刀击飞。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想到师鉴的动作,会这么的麻利!根本就没有反应时间的他,面对师鉴紧随而来的这一枪,他也唯有在本能的控制下一边紧勒马缰、一边下意识的向外翻滚下马背。

        他是翻滚下去了——然而与其如此说,还不如说是他被师鉴一枪刺下去的!因为他的反应,还是迟了那么一点点。也是因为他翻下马当中紧勒马缰之故,那马不但停了下来、还把头部偏向了师鉴:一枪把敌人刺下去的师鉴,第一时间抢过那马缰绳,而后跃了上去。可是……

        抢来一匹马、跃然于马背上的师鉴,没想到这鞑靼的马竟然也这么的沾有犬性!也不知是那马认生、还是因为什么的,师鉴发现其竟然不太听他的使唤:有点怒了的师鉴,二话二话不说的直接抡起手里的枪,而向着那马的后胯狠狠的抽了上去。

        “嘶……”差点跳起来的那马没有跳起来,只是突然的仰头直立而起,同时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而这一下,重新落地的那匹马,再也没有什么脾气了!应着师鉴缰绳的驱动,它乖乖听话的同时,还不住的连连微点着头——就好像是在献媚、深怕师鉴再痛打它似的。而这时,从师鉴身边冲过去的那四位敌人,已经挽马、调过头来,并开始加速重新向着师鉴砍杀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