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22章 辉光也联翩浮想

第22章 辉光也联翩浮想

        第22章    辉光也联翩浮想

        松弛下来之后,师鉴脑中第一个想法是:这混蛋的麻雀,都这么晚了,不赶紧回家、又跑去哪儿的喝酒去了?不知道家里的人都在着急啊?这都喝成什么样子了!

        在师鉴想来,这只麻雀定然是喝醉了的找不回去了,所以有点幸灾乐祸的他,甚至都想着:该!谁让它喝那么多酒的?就该狠狠的治它一次,否则它是不会吸取教训的。

        也就是在他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的时候——忽然!那麻雀又二次撞到了他目光注视的窗户玻璃上。而这时,他发现那撞击玻璃的不是一只、而是两只麻雀:这使得他微微的一愣之后,他的想法,忽而也变了!

        狐疑的目光中,稍稍的携带着那么一丝丝戒备警备的神色:在师鉴的认为中,他感觉他似乎是有点更深入的,理解了关于‘小家雀、老家贼’的含义!

        也幸好是有两只,师鉴非常的庆幸这一点!因为若是只有一只,却是在此时此刻、抱着那种宁死的心态奔来和他幽会,若对方是个雌性、这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且不说人家是不是要和他私奔,单就日后的他,这就没法儿和别人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有两只,师鉴可以把这想象成是人家一对儿小夫妻,定是因为什么的发生了争执,而那雌性气不过的想用出轨的方式来吓唬一下它的那位;好在是它的那位,其实一直是在心里深深的爱着它,所以人家其实是一直跟着的:也就是在紧要关头,人家主动的冲出来的阻止了一切有可能的‘误会’,或‘悲剧’的发生。

        情况,是这样吗?此时在师鉴狐疑的目光中,他转而在想:这两只麻雀,是不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其实是欲实施入室打劫!否则,他有点解释不清,人家为什么会真这么的拼命。

        顺着这个念头的生起,他忽而想到:人家入室的打劫,到底是要劫财呢、还是要劫色?

        脑中刚刚诞生为人家柔姐姐不在这个屋里而庆幸的想法,忽而神色一紧当中他又想到:好像……好像他也有被人家,给劫色的可能性!

        继而,他在想真到了那时候,他是先向人家柔姐姐喊救命呢、还是先反抗?虽然人家是劫匪,但他从没想过把人家给绑了、拿下!他从没伤害人家麻雀的念头,但也从没有纵容这种犯罪的心理。

        可是,且不管他此时脑中的想法是如何,他起身之后、赶紧的一个行为,可能……也许……能表现出更多:他,打开、并完全敞开了那窗户。他更多的,可能还是担心那执著的麻雀会受伤,然而他这似乎更涉嫌‘引狼入室’的嫌疑。

        按说打开窗户的师鉴,接下来该纠结于‘反抗与不反抗’的:可是,这时候他实则是在想,该怎么和人家劫匪讲道理、摆事实!

        他想跟人家说,虽然人家有心、虽然他有情,但他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所以,他想劝人家放弃这类的想法——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岂不是更好?

        同时,他想跟人家说他是很专情的,他的色是给他媳妇儿预备的!虽然……从小到大,也不知早被人家旁人掠夺去了多少,但他也不希望这麻雀是其中的一个。

        另外,他也极其极其的怀疑:难道自己的‘美色’,真的是到了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度?顿时,他有点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总之是他有点郁闷了!

        打开窗户,是因为人家麻雀那种用头撞墙的势头,着实让他心惊。然而,窗户打开之后,剧本扔一边、静静坐在那里宛如‘待宰羔羊’的师鉴,此时的表情和眼神那是说不上来的复杂于精彩!

        怕人家再来、所以打开窗;不想人家来,却是不时的用眼角偷瞄;看似悠然,却又显出一种防范!期望人家来,因为如此他就可以好好的和人家来一次‘谈判’;又不希望人家来,因为如此就预示着,人家其实不是劫匪的已经回家去了。

        此时师鉴眼中的担心、期待、防范的戒备,犹如好不容易当红的明星:一时间的赶场,总也忙不过来。可是,他眼中那从未消失的苦闷和郁闷,似乎是证明这绝对不是他所想的全部!

        曾立志要当人家柔姐姐的贴身保镖,所以师鉴对于国外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知道,在外国因为生活或是境遇什么什么的,总有很多不珍惜自己生命、铤而走险的人!

        对于人家今日之劫匪、对于人家这么的枉顾性命,呆呆坐在那里的师鉴眼中,也显示出那种‘可怜’的意味。他甚至是在想,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些好吃的?或是干脆!他都想是不是把一些‘财货’、直接堆到人家可怜的劫匪家门口,以便让人家可以感觉到其实它的生活、还是非常非常幸福的。

        师鉴……还真是!如诗、如画、如戏。‘砰砰砰’!这时候,敲门声忽而响起。师鉴……

        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师鉴呢?是该说他‘草木皆兵’,还是‘杯弓蛇影’?总之敲门声响起后的他,着实是有点慌了!但也不知他这慌,到底是慌着准备和人家私奔,还是准备阻止人家的犯罪行为。

        慌忙起身、打开门之后,瞬间——师鉴的眼中大亮!因为敲门的,不是人家携带大小包裹的欲私奔者,也不是荷枪实弹的劫匪,而是一位天使、一个证人、一只巧笑嫣然而翩翩的‘蝴蝶’:来人,是笑靥如花儿的柔姐姐。霎时,师鉴心里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而他的脸上也显露出那种宛如遇到救星的灿烂笑容。

        闪身、让柔姐姐进来,闭门当中只听柔姐姐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这……”

        应着潜意识里的想法,师鉴本来应该是说柔姐姐不睡、他哪儿能睡得着的;然而,也不知是不是跳跃的思维跳成惯性了!突然另一个想法猛然清晰袭上心头。对于人家柔姐姐的问话,之所以没能说什么,那是因为他总不能说他是等一位小家雀来寻他私奔吧?所以,他这不是犹豫,而是卡壳。

        柔姐姐虽然看起来笑容满面,然而从她的眼神中也能看出诸多的疲惫:故而此时的她,也没有如以往那样的专注于师鉴的眼睛看。以为师鉴是不习惯的她,小转了一圈、似是检查了一下师鉴的生活状况,她道:“怎么,还不适应?”

        “没有。”师鉴赶紧回道。柔姐姐笑了一下,不置可否的她又道:“以后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可以说,今天我们在天涯、明天兴许我们就到了海角;早晨还是享受得犹如一位皇帝,晚上或许就要学人家古时候的乞丐;兴许这一刻我们还在国内、还在享受家的祥和,下一刻我们就身处于国外、置身于了战场。更糟糕的是,若是拍电影太频繁,还会让我们总有一种类似精神分裂的情形!你得尽快的适应才是。”

        师鉴脸色一正,他有些坚定的语气当中,说道:“姐,这几年我也不是白过的!这些对我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我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况且,姐,你还不了解我嘛。”

        柔姐姐望着师鉴的眼中,忽而多了很多的温柔:师鉴从中感受到的,是柔姐姐对他很放心;而柔姐姐真正的意思,却是正如师鉴所言,她是真的非常非常的了解他。

        柔姐姐走了,时间是真的不早了、也没跟师鉴多说什么,让他赶快睡觉的嘱咐之后、柔姐姐就走了。原本,还显得孤寂而‘翘首期盼’来人邀他私奔的师鉴,这邀他‘私奔’的人倒是出现了——人家柔姐姐邀他‘私奔’到她的房间去睡——可是师鉴,却是产生了一种自己也去撞玻璃的急剧冲动!只是,不知人家柔姐姐,会不会也拦住他的拉住他。

        所以,脸上通红犹如喝醉了一般,他躲了起来、把自己给藏到了床上、躲进了梦乡当中。或许,也只有在那里,纵然是他的思维再跳跃,也总有平缓下来的时候;或许,在那里,也再没人能真正的‘欺负’到他。

        师鉴如诗如画,或许也是藉于此,在他看来当前所拍摄的这部电影,更是如同诗画一般!然而,这也确是一种事实。

        拍摄当中,他所感觉到的难,那只是基于人家旁人——比如导演、柔姐姐等人太过于苛求精工细作、精益求精之故!对应到他这个男主角的身上,那也只是拍摄起来极其的麻烦而已。

        由于这部电影所要面对的观众是全世界,所以,这部电影有两种不同、或相似的欣赏风格!

        对于那些外国人来说,这部电影完全是由一帧帧极其唯美的画,而谱写出来的一首诗歌:这诗歌,时而就如儿女情那般的优美、婉转;时而,又彷如洪水出闸,或是海上的惊天大浪!

        优美婉转之时,宛如一条流淌于人心尖上的小溪,总在人的心尖儿上荡漾;犹如大浪之时,那浩瀚磅礴的气势兜头袭来的同时,也瞬间把人的一切都埋没于其中!让人的心也犹如这浪头似的,时而豪气干云的冲出了九天云外、时而又低沉的仿似深入了九地之下,总让人是那么的不可自拔。

        在外国人的眼中,更多的人还是感觉,这部电影完全是由一首首婉转的诗歌,而谱就的一篇恢弘史诗!最终的他们,只会是发现沉浸于其中的他们失却了自己。而对于那些中国人、或是对于中国文化有一定了解的人来说,还有另一种感受,那就是:这部电影,完全是由一张张传统山水画,所织就出来的恢弘诗篇。

        对于这些了解中国文化的人来说,一帧帧的画面展现在他们的眼里,却是在传入脑中时总让人感觉是在欣赏一张张的水墨山水画!因为从中,他们总能感受到一种山水画的意境。

        时而如小溪涓涓、时而如小河蜿蜒,时而平滑如镜、时而掀波澜卷云天;时而,宛如绵延万里的苍翠青山、总缀着点点花红,时而又如孤峰突起、云霞缠绕间一柱以擎蓝天:然而,山总伴着水转,总是透露出那么一种自然。

        他们会感觉,这部电影是一篇天地的画卷、是万物自然谱写的诗歌和诗篇,沉浸于其中的他们总会禁不住的忘却了自己。

        就实而论,这部电影的每一帧画面,都可堪称艺术品!因为这每一帧画面,都是经好几位摄影、国画大师讨论出来的。摄像机的取景、走位,每一个场景,其实又都可以说是一首小诗:而整部影片,就是由这好多好多的小诗织就的。

        如果说这部电影是一张水墨山水画,那么演员的表演就是其中的灵魂,有时也是点睛之笔!好在,柔姐姐所邀请的那些演员,都能承担起这种责任。而对于师鉴这个男主角来说,他的表现更是令所有人,大感意外的大吃一惊——这其中并不包括人家柔姐姐。

        之所以说不包括柔姐姐,那是因为人家毕竟是一个资深演员,且人家也最是了解师鉴;入戏当中,人家只想着怎么才能更好的诠释自己这一角色。

        而师鉴,实情是,他也深深的坠入戏中了!总有一种恍惚的朦胧熟悉感,让入戏的他沉浸于其中的不可自拔。与其说他是在表演角色,还不说他其实是在诠释自己:所呈现出来的那种自然,表现出来的那种入骨三分,效果比之柔姐姐的表现也不差丝毫。

        就宛如他就是为电影而生的一般,就宛如这一角色天生就该由他来饰演一般!拍戏当中,就如小时候当‘小哥哥’那次一样,他倒是先感动了剧组的一干人。而这,对于那些导演等的人来说,也唯有感叹了。

        剧组当中还是有一些外国人的,若是以往、一般情况下,这些‘懒惰’和‘贪财’并具的家伙,定然会在工作当中嘴里嚷嚷‘工作时间’什么的。然而,这一回:

        一是,这部电影不同寻常、是人家柔姐姐拍的;

        二是,置身于人家那么多勤劳、吃苦耐劳的华夏人当中,他们也不得不‘入乡随俗’;

        三是,拍摄这部电影,完全就是在进行一种艺术的创造,在创造艺术当中谁愿意停顿、或是被人给打扰?

        况且,他们是来华夏工作的不假,然而这又何尝不是他们借机来度假的?身处华夏,这里的社会环境和社会氛围,带给他们的是一种宛如在自己家里的感觉——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安心清宁。

        说他们贪财,根子上是为什么?在信息时代刚刚开始的那个时候,更多的钱财,当然是让他们可以享受到更美妙的生活;可到了而今的时代,更多的钱财只是为了减弱他们的那种不安全感!有更多的钱,可以让他们买更高级的设备和装备,用来保护或保障自己的人身、和其他方面的安全。

        能有机会或理由,在华夏这方土地上呆着,这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就是一种难得的享受;而且,还是在这享受当中,进行自己最擅长、最喜欢的工作,还有一群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同志!如此的情况下,八小时工作制?见鬼去吧,谁在自己家里算自己的工作时间?再者……事后还可以拿到一份绝对不菲的薪酬。

        他们,其实在接到柔姐姐的邀请函时,就已经开始飘了!而工作,其实就是他们在自由自在的翱翔;也是一种如梦中的情形,不过却是那种享受于梦的情形。不过,既然是梦,那么纵然他们再不乐意,那也总有醒来的时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