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35章 满腹才华与凄惶

第35章 满腹才华与凄惶

        第35章    满腹才华与凄惶

        正如所有华人心里意识到的那样:‘国内,是自己的家!’依着自身性情、性格什么的,一般而言成年的国内之人,有两个发展的方向:一是就在家里辛劳,为自己的家、和家人服务;其二就是出门、到国外打拼。

        但凡是那种不甘寂寞,想出人头地、想闯出一番天地的人,无不都会选择国外成为自己一展抱负的所在!而这些人,又因为自身骨子里的那种侠义精神,也总不缺他们大展拳脚的机会;况且,家外边的世界那么的大,可不怕他们再怎么的折腾。

        相比师鉴,林飞显然就是另外的一种人。如果说如师鉴这样的人,更适合在家里呆着的话,那么林飞就是那种天生只能在国外发展的存在!而实情,也确实是这个样子的。

        艺多不压身,为了让林飞能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天知道他的身上有着多少的艺!从其十岁左右就开始想方设法的出现于少儿节目,从这当中就能看出他的未来,一直是在被精心的打造当中。

        怎么说也是童星出身,长大后怎么说那也是个名人!可不知怎么的,越是随着他的年龄长大、他的事业越是艰难。越是随着长大,各种节目、演出,他是越来越难有机会参加的同时,纵然好不容易参加了、可报酬也少的实在是有点可怜;另外,他的演出效果,也总是那么的差强人意、那么的不理想。

        可以说从十岁左右就是名人,而一直到了他二十岁左右,他还是原先的那个名人:二十岁时每次的出场费,还是如同他十岁时的那么多。这,对于一心想成为一个世界级大明星的他来说,怎么能容忍?这对于总想成为受人瞩目的有钱人的他,怎么可以容忍!

        绝不认为一切的问题是出在自身之上,总认为身当若干大师弟子身份的他,不应该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总感觉自己被一身‘主角光环’笼身的他,认为这是国内的环境不好、是国内限制了他的发挥:所以,二十岁之后的他,就跑去国外发展去了。

        可去国外的发展,难道就真的那么容易?事实是非常的不容易的!但凡是稍微正式一点、稍微的大一点的什么演出,其中总是难免涉及一些‘政治’因素的影响:极其类似于‘种族偏见’的现象,可以说让初出茅庐的林飞,碰了个头破血流。

        这个时候,一种急功近利的现象,出现在了林飞的身上:本意是为了消除那种‘偏见’、本意是为了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爆红——他!竟然领取了人家外国的身份证,而成了一名外国人。而这,也意味着他,放弃了他‘中国人’的身份。

        然而即使是如此,他发现事情并没有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样发展,他的成名之路依旧是艰难的犹如蜀道之难!这时候,同样是为了自己的事业计较,他娶了一位在当时应该能对他有所帮助的人为妻。可其后,事情是依旧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顺利。

        他,这个在国内时还是一位名人的名人,在国外时几乎完全可以说是一个泯灭于众人的人。但他不甘心,他还在拼尽一切的努力着!因为,他还有着那么美好的一个梦想,没有实现。

        多少年了?十岁之前,师鉴每隔十天半月,都能接到一个来自林飞这个‘师兄’的电话,电话中也只是人家在询问他有关于吴老师的事情;十八岁之前,每隔半年或一年、师鉴依旧能接到林飞的电话,电话当中的主要内容,似乎都是林飞在炫耀他的光辉;十八岁、师鉴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到而今的当前,他们两人实际是失去了联系的!师鉴,都差点忘记了他还有这样的一个‘师兄’。

        可能师鉴和林飞,是真的八字不合!对于林飞这个‘师兄’,说实话、师鉴也只是堪堪把人家当朋友,而实际是和路人也差不多:基本就是那种见了面、表现的很是近乎,转身之后、就抛到脑外的从不试图记住。

        又可能是师鉴的心眼儿太小!每次想起林飞、面对林飞,师鉴总是会下意识的想起林父,总忘不掉的就是当初林父酒后骂他‘小杂种’的情景。

        也有可能,是林飞一家的那种功利之心,让师鉴从心底里的很是抵触!所以从小到大,他是真的没有一次是主动联系过林飞的。但,他们之间的那种师兄弟关系,却是在一直的保持着。

        这一次,就是林飞用师兄的身份联系师鉴的。而联系上之后,林飞显得非常意外、也显得非常的惊喜,可他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让师鉴怎么样也喜不起来!

        林飞说这些年在国外,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实在是没顾得上和师鉴联系。就当这句话,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可师鉴却是从中听出另一个意思。

        林飞这话让师鉴清楚到,他压根就没有想和自己联系的想法,而不是因为忙的想而不能。林飞这种态度,又怎么能让师鉴对于他,表现的亲切起来?

        在电话中,林飞还是如同小时候那样能说,甚至是更能说!因为现在的人家,在和师鉴的说话当中,总是夹杂、总会蹦出那么几个非得让师鉴耳朵竖起来的外语单词。

        记得以前、小时候,师鉴在学习期间,若是人家老师讲解文言文当中说文言文,他总是处于一种懂与不懂之间;而今,听着人家林飞的语言,师鉴同样是处于一种懂与不懂之间。更让师鉴无语的则是,人家林飞的这种语言,他根本就没法弄懂!因为手机的翻译功能,无能为力。

        好嘛!本是国际通用语的普通话,外加疑似同样是国际通用语的语言,其结果倒好像是形成了一种地方小语种。这……

        就在师鉴这懂与不懂当中,可能也是基于没必要听懂的前提!师鉴所表现出来的,也是如同小时候那样:人家说、他听,人家问、他答。但他们两人间的气氛,总犹如师兄弟一般的热络——或许人家林飞真当师鉴是‘师弟’?

        这一次的电话中,林飞说了很多很多,一半是他在和师鉴联络感情、一半是他在向师鉴诉苦!结合以往、这本能的,让师鉴下意识的联想到了一句古话: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秋。

        然而,出乎师鉴意料的,人家到了也没说让师鉴帮他什么;而只是说,这么多年没见了、听说师鉴恰好又和他在一个国家,人家邀他聚一聚、以解相思之苦。

        这里是一个普通平民居住区的外围,因为都忙着挣钱、或是一些其他的客观因素,这里虽然规划的也可以、交通很是便利,但路上车辆什么的很少很少、也基本没有什么行人,总显得空空荡荡的。

        接到林飞的邀请,因为人家邀请他的理由非常在理、很是充分,总不习惯拒绝的师鉴,这才千里迢迢的赶来这里。赶来的过程中,师鉴心里多少还有点疑惑,那就是林飞为什么不把相聚的地点定在这里的唐人街?不过这一点小小的疑问,稍后在和林飞见面之后,也就完全的打消了。

        和林飞相见,是在一家平民饭馆的门前;到了这里时,林飞正如电话中所表现的,其已经很是热情的等在了那里。可能是人家的热情和他本身的心理,有那么一些小冲突,或许是为了清除那种违和感——下车之时师鉴倒好似是忽而接到一个信息的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

        然而,师鉴这看手机的行为,也完全可以看做是他在看时间,是因为对于让人家久等、而不好意思的确定自己是不是延误了。总之,当他抬起头来、当人家林飞于惊喜当中主动迎上来时,他们两位怎么看都是一对儿久别重逢的挚友。

        亲切的拉着师鉴,满脸的灿烂笑容当中,林飞带师鉴进饭馆期间这才告诉师鉴:这家饭店是他的产业,邀请他来此,是为了更能尽心的招待他。而当师鉴问其生意怎么样时,林飞说:为了招待他、他今天可是下了血本!今天的饭店,不对外营业、只服务于他师鉴一人。

        若是旁人,这时候就应该表现出一副绝对意外的受宠若惊了!奈何,师鉴可以说是一位电影中的好演员,却根本不是生活中的演员。基于以往,师鉴的表现也只是语言上客套了几句,他的表现很是平平;然而人家林飞怎么着也是‘师兄’,人家也根本就没计较这些有的没的,人家的表现依旧是那么的热情如初。

        时间,是午后时分。一来这座城市,师鉴把人家柔姐姐安置在唐人街的一家客栈当中,知道的他连饭都没顾得上陪人家柔姐姐吃、就慌忙的赶了过来:当人家林飞把招待他的饭菜上了满满的一桌之时,师鉴也确实是感觉有点饿了!

        林飞经营的这家饭馆,也是中国餐、外加几样外国的快餐。可能真是水土不服、亦或是心理的原因!当师鉴表现的很是性急的开吃之后,真正让他感觉到的味道,其实是和他当前外在表现完全成相反。

        若是来个排位,那么在师鉴的感觉中:

        最美味、最地道的,总还是国内的餐食,甭管在哪儿、甭管吃什么都是如此!因为他能从中品出那种舒适、舒服。

        第二位的,就是各地的唐人街!唐人街的食物,有的是为了适应当地人的口味、而经过微调的;有的依旧是打着‘绝对正宗’的幌子,可纵然是再正宗、在师鉴的嘴里,总是难以品出那种家里的味道。

        第三种,就是各个国家本土、本地的饮食。这些外国的食物,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师鉴根本就难以下口的;而他能凑合着吃的,要么就是人家本就世界驰名的,要么就是快餐一类。

        当然,这些也只是从享受生活方面而言、非生存。可如此,这该怎么说师鉴其人呢?是该说他本就是一个皇帝的命,还是该说他这个为皇帝命的人、其实当乞丐也凑合?反正,此时受人招待的师鉴,是把嘴里的食物当生存所需的来用。

        饭桌之上,狼吞虎咽的师鉴、其一是他的确很饿;其二是他在用这种方式,来掩盖他的真实心理,实际是他不知道该和林飞说些什么;其三,隐隐的,他似乎是在等着人家林飞说到正题!因为当前的林飞,一直是在说那些虚飘飘的空话、套话,似是为什么而铺垫。

        果不其然,当师鉴一通山吞海塞、林飞感觉差不多了时,人家突然提出让师鉴带着他一起去演出的要求。而这时候,师鉴的吃,也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他很是意外,林飞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他马上有演出要进行。

        而这时候从林飞的嘴里,师鉴才了解到,林飞的要求是基于知道他近期收到很多份演出邀请而来的。放下筷子的师鉴,有点沉默!不过想了想,他最终还是把实情透露了出来。

        他们两位,一个是拼了一切的想给人家演出而不能,一个却是放着好多演出的机会而不顾。这让人家林飞,会怎么样?

        所以,人家林飞爆发了!在人家跳着脚的、犹如一只什么鸟儿张着翅膀的扑腾当中,师鉴被人家林飞这位‘师兄’,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可让人家气急的林飞更气急的是,师鉴这个死性不改的家伙,竟然依旧四平八稳、对于他的话置若罔闻;而且,这死性、愚蠢、榆木疙瘩样的人,还开口跟他讲解其愚钝的理由。

        林飞是把师鉴也当一个出来打拼挣钱的人,可师鉴却说自己出来只是想陪着柔姐姐而已。

        林飞认为人家柔姐姐好不容易把师鉴给捧红了,师鉴应该赶紧趁此而打造自己的名声,趁此赶紧挣大钱、赶紧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可师鉴却说挣钱是捎带、演出或艺人身份只是顺便,他认为他现在很好,他只想别人或柔姐姐过得更好。

        听出师鉴好像是把陪着人家柔姐姐当本职,差点问出师鉴是不是被人家给包养了的林飞,最后换了个说法的问师鉴:‘是不是爱上了人家柔姐姐!’无语的师鉴,无语之后却是非常肯定的说:他当然爱人家柔姐姐,因为柔姐姐可是他最亲的家人、是他的亲姐。

        另外,师鉴也告诉林飞,凡是那些单独发给他的演出邀请函,他是肯定不会去的;而他有可能会出现的场合,也唯有人家柔姐姐演出的时候:由于这种情况下,他也只是一个附带,所以他也没有理由和权利,请求人家主办方同意让林飞也加入。也就是说,林飞寄希望于从师鉴这里翻身、扬名立万的可能性,近乎于完全不存在!

        可能是对于师鉴如此这样的一个人,林飞也是没办法;可能林飞也清楚,他和师鉴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似气急到极点而超过了极点的林飞,最后反而是平心静气、四平八稳的开始和师鉴换了话题。而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