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鉴传在线阅读 - 第50章 只在心中的虚拟

第50章 只在心中的虚拟

        第50章    只在心中的虚拟

        不能说人家阿豪是个‘小白’,应该说他的年龄还是太小了!另一个原因,则实在是中华文明和文化,实在是太浩瀚如海。对于还是个孩子的阿豪来说,自从踏足这方圣地,那根本就是一步一景、总有那么多看不过来的东西,总有那么多吸引他的存在——纵然是这里的那一草和一木。

        更重要的一点是,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总是于恍惚当中感觉到一种轻松、一种属于家里才有的放松、一种家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又感觉这是应该的!因为在他的梦中,中国就是这样的——不是西方神话中的那专为神仙而存在的天堂、而是专门为人预备的乐土。

        第一次带阿豪圆梦、第一天师鉴是怎么安抚人家睡觉的,这就不说了、反正是第二天的阿豪,其是把午餐当早饭的吃;于此期间,师鉴当然也会和人家阿豪的爸爸解释一下。不过,其后的几天里,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也不见自己儿子的阿豪爸爸,每次看到师鉴时都会用那种‘怨妇’的眼神!每当阿豪终于是想起他这个爸爸、而跑来看望他时,当着师鉴的面、他嘴里的那些话语,总是让师鉴从中品出一种酸溜溜的意味。

        可是,还就真如是从某人手里抢走了阿豪监护权的师鉴,谁又知道他的心里其实也是滋味频出?他倒是仅用几天时间,就从阿豪的身上体会到了一种当爸爸的感觉——那个累啊!不过……嘿嘿,心里也确实是挺美的。这‘美’,并非全是藉由‘爸爸’,其中更多是还是基由他自身、他为自己身为一个中国人而自豪。

        虽然中国的信息中心,没有阿豪的资料信息,但其还是一个孩子的事实是非常清楚的:基于对未成年的保护机制,阿豪也只有每天晚上可以让师鉴带着他登陆中国区。

        虽是如此,阿豪的表现,恰如先前他爸爸处于危险期时的样子!他是恨不能盯死了师鉴、深怕自己第一时间没有再次去那梦中的‘仙境’,可能也有点担心师鉴会忘了他——忘了带他回那意向中的家。

        所以,从师鉴第一次带着阿豪登陆之后,接下来、但凡是有机会,阿豪总是跟在他身边的:师鉴锻炼时是如此、师鉴工作时是如此……就连去厕所时那阿豪都在门外为他警戒!好似,担心会有什么坏人,转眼间会把师鉴给绑走了似的。

        说起来,真不能怪人家阿豪如此的表现,毕竟其也仅是一个孩子、还是刚好处于最是好奇心重的时期。就算不是一个孩子,哪怕是一位成年人,就算是已经对于中国有一定的了解,可当他真的沉溺于中国文化当中时,谁又表现的不是宛如一条入海或归海小鱼?一切,毕竟都是人的天性!

        而若是对于一位中国人来说,这又会让其有什么样的表现、以及什么样的感受?对于旁人来说,中国是圣地,但对于所有的华人来说,中国那是自己的根、是自己的家!是自己,一切之一切寄托所在的地方。

        数据地球是记录人类文明的所在,为此当然也会通过各种方法,而更好的让人理解。就中国文化而言,形象上,还真具有那种地是用珠玉黄金铺成的……

        可这一切,在中国人眼里,却是寸寸黄土、无不都是用诸多祖辈的血肉凝结而成!否则,何来的那如此强度的黏性?在中国人眼里,那每一条河流,无不灌注着自己祖辈无数的汗与泪水,否则为什么以前总是咆哮居多、而今却是处处欢歌?

        缤纷如满天繁星、浩瀚如海的中华文化,对于旁人来说、在旁人理解时,是按照一条时间线:从远古的猿人时期,一直绵延至当前的而今,直通继往开来的以后;他们会沉溺于这条时间的长河当中,不可自拔、并深深的被其迷醉。可对于中国人、或是所有的华人来说,就不是这样的了!

        有谁在理解自己的家时,会首先、或说是把最重要的,先放在自己家的诞生之时?这些是自己应该所熟知熟记的,但身为家里的一员,其定然会以自己为中心、继而成范围的开始全面理解,直至自己的家之诞生之时。

        这样的理解方式,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这本就为人之天性;二,身为家里一员、身为祖先的后辈,谁都知道自己不能坐在祖宗的功业上坐享其成。所以,以自身为中心的理解当中,他们一方面把自己的心放在对于家的以前、一方面会把眼光投到以后!因为谁心里都清楚,家的以后和家的以前一样的重要,而这以后就要靠他们这些后人。

        理解中华文化,旁人会把中华文化当成是一条河:从发源地出来,流经五千年,直至无际的未来。这好像是一条线,因为这样的理解,似乎更容易让他们接受!这似乎也是人的一种天性,然而,谁又敢说如此的理解方式当中,就没有包含那种同样是天性的‘嫉妒’?只因为:河是河,他是他。

        在所有中国人的印象里,中华文明是呈一个面,而更容易被接受!这个面,是以科技时代的他们当前为中心,继而由无数个同心圆套在一起形成的。

        这个面上,越是外围的环、越是以前,越是心儿里、越是当前:就好像是当前的自己,是被无数祖辈密切关怀的死死护在心里一般;就好像,一切的一切其实都不重要、自己才是自己祖辈最是关心关怀的!

        祖辈为什么这么的关怀自己?这还用说吗?除了希望自己能更好的成长,除了让自己成长的更健壮之外,除了期望自己能创造出更好的未来,还能有什么?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绝色是一步一景、永远也看不完,可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一步之间却是矗立那么多祖辈、这绝色全是他们的影!是他们,对于自己这些后辈的,心意及目光。

        自己享受着祖辈的庇护、自己却也担负着重要的责任,自己总是有死的那一天、总有去追随那些祖辈身影的一天!当自己死了,自己的血肉,能融入那寸寸饱含血泪的黄土中吗?自己配不配、自己有没有埋身之地?

        自己总有成为包裹心儿里一环、而成为其外一环的时候,当自己的身影矗立在这里时,自己的目光投向内环时愧不愧、面向那更外环那无数祖宗时又愧不愧!到时的自己,有立身的位置吗?

        也只有中国人,才更理解中华文化,就如只有家庭成员才最了解自己的家一样!也正因为有无数的中国人,所以中华文化,是永远也看不完的!就因为中华文化是永远也看不完的,因此哪怕仅是把中华文化当成是一条线,那也绝对是可以让旁人沉溺于其中而不可自拔!

        中华文明、中国文化,对于旁人来说那是‘文化’,可对于中国人来说、那是自己祖先生活的身影!那是自己的祖先……

        带着阿豪处于虚拟世界中时,师鉴的表现和个孩子也没有什么区别:可说在那无数祖宗关切的目光当中的他,岂能又无如此的表现?然而当处于现实世界当中时,他的表现,却是宛如总嫌自己成长的太慢——他在拼命的锻炼!可这,又恰和那阿豪的情形,完全的一致。

        一时之间,恍惚之中,似乎……他和阿豪还就真是两个孩子!但,好像人家阿豪的爸爸,并不这么的觉得。

        嘴里说的是有点太麻烦师鉴、说是想快点恢复,所以根本就没怎么的,那阿豪的爸爸就开始下床、在地上乱窜!最明显的表现是,每当阿豪来病房看他时,每每总是他这个爸爸首先打开门的迎自己的儿子。

        由此可见,他这个当爸爸的对于自己儿子的脚步声,是有多么的熟悉;由此可见,他是有多么的想自己的儿子:然而由此也可见!他对于师鉴这个极有可能在拐带他儿子的家伙,是有着多么多么的不放心。由此更可见他嘴里所说的那些什么,全都是虚言。

        可是,真正的事实是:他,还是太不了解他的儿子了!因为,不管他嘴上怎么说、不管他是怎么急切的在地上团团乱转,其后的时间里他也并没有把自己的儿子,从师鉴的手里抢过来。或许,每当他转累了而躺倒床上时,脸上的苦笑当中、他心里总会感慨一句:我的傻儿子啊——

        师鉴之所以拼命的锻炼、但凡是有一定时间都会赶着去锻炼,另一个原因是他越来越忙了!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当前这座城市中是越来越热闹,因为有越来越多参加‘世界选美’大赛的观众来了。城里热闹,这倒不是说医院里就会多忙什么,可医院的那些‘兼职保安’总会更忙吧?师鉴是把更多的时间,用到了‘业余保安’的工作之上。

        另外,随着赛委会的到来,人家在城里的那体育馆搭建舞台什么的同时,也给他及柔姐姐两人发来了赛事流程:人家柔姐姐也只是个评委,人家不需要出面表演的情况下、当然也不用排练了;可想要挣这份钱的师鉴,他就得应人家的安排而去走场。这一下,无疑只会是让师鉴更加的忙!忙的他,也只能是抽空就拼命的锻炼一番。

        好在是,当他去排练时,虽然他仍旧‘不放过’人家阿豪,但毕竟还有柔姐姐也会跟着。柔姐姐可能是担心师鉴被人家别的美女给拐带了,可跟着来之后,她不得不承担起了照顾阿豪之保姆的责任!只为了,让师鉴可以安心的去忙他该忙的。

        真是昏天黑地的!阿豪是快乐的、玩儿的昏天黑地的,师鉴是忙的昏天黑地的。而随着无意当中那一次次昏黑的天过去,转眼就到了人家比赛的进行时:而这一日,恰是中国的除夕之夜。

        搞不懂人家比赛承办方,是怎么想的!兴许人家是为了在中国除夕夜这一热闹的气氛之上,再来个锦上添花;兴许,还就真如人家所说,是为了让这一方总是充满战争和不幸的地方,多那么一些些欢乐;兴许就如人家所宣扬的那样是为了……然而,师鉴有自己的看法。

        比赛的当日,看着能容纳两万观众的观众席上,几乎都看不见当地百姓的情况下,师鉴是真想不清楚这里的热闹到底是属于谁!当然,在座的也肯定有当地人,因为这一次比赛的宣传在这里可是搞得很盛大的。

        可是,在师鉴的感觉中,怎么老是有一种:这是人家资本家,在试图从这充满了战争和不幸的对象身上,扒下那最后的一枚金币。在师鉴的想法中,这就是不让他好好的过个年!这就是应了中国的那句话——对了!怎么说来着?好像是当了什么什么还立牌坊来着?这段时间忙昏头的师鉴,脑子真的有点昏。

        说是这么说,虽然用于比赛的体育场宛如处于另一个世界,但墙里开花、墙外也飘香不是?当地的气氛,总还是比之以往,更热闹一些的。

        在这里举行比赛,其实人家的门票绝大多数都早就卖出去了,再说现而今的科技这么发达、网上直播的收入其实才是真正的大头!且不管师鉴心里对人家是有着多么巨大的意见,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他,也想从人家资本家的身上,抠出一点点钱。如此,按照有付出、才会有回报的理论来说,他心里有什么那也是他该承受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