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与神明画押,你们都变王八颜罗苍术在线阅读 - 第251章 游乐园(×)下黄泉(√)

第251章 游乐园(×)下黄泉(√)

        颜罗顶着兴高采烈的学习姬,心如死灰地往外走,一人一龟的心情截然不同。

        “小罗!”

        邵叔叫住魂不守舍的颜罗,一手提溜着大亩灵的翅膀,怜爱地摸了摸它的头,满眼不舍得,“真的要吃它吗?”

        大亩灵似乎已经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危机感,很有心机地伸长脖颈,在邵叔的脖颈处轻轻蹭蹭。

        颜罗仿佛头顶上顶着的不是学习姬,而是一片乌云,遮挡住了一大半她明亮的人生,她面色阴郁地一摆手,“算了。”

        留着它还有用,至少还可以在某些时刻膈应膈应颜南挚。

        “那吃……?”

        “就那只吧。”颜罗随手一指,好巧不巧,就是刚才那只让她错认成大亩灵那只。

        很难不让人认为是故意针对。

        ……

        颜罗顶着学习姬以及一路异样夹杂着“嘲笑”的眼神,举步维艰,她的超高回头率不亚于颜南挚在公众场合发疯。

        迎面走来一位还算熟识的练习生,见到颜罗的第一面是下意识转身就要走,转身反应了一秒才觉得不对劲。

        对哦,她又不是老师,也不是班主任校长,他跑什么?

        电子产品也被没收了啊,他问心无愧!

        ……至少现在问心无愧。

        于是他雄赳赳气昂昂地重新转过身,朝颜罗故作高冷地点了点头,“小罗,你好。”

        颜罗的心情不太美丽,但是还是礼貌地点头回应,只是脸上的表情明显十分僵硬,“你好。”

        那练习生被吓了一跳,手迟疑地在她眼前晃了晃。

        颜罗没什么情绪地抬眼,“干什么?“

        “你是不是趴着睡觉,面瘫了?”他的语气带了点担心,面色凝重,语重心长地劝慰她,“我知道,你们学生是不是就是在下课十分钟经常趴在桌子上睡觉来着?你们学生的职业病还蛮多的,比如经常趴在桌子上睡觉,就有几率面瘫。”

        他越说越来劲,颜罗就算是个管他们的小楼姨,那也是个比他小的小楼姨。

        虽然现在她的知名度比他高了不止亿点点,但是就算他再怎么糊,那也是可以当哥哥的嘛!

        他顿时兄爱爆棚,就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居然才发现她头上趴了个异物,手顿在半空,有些迟疑道,“你这……造型不错啊。”

        颜罗扯了扯嘴角,假笑,“谢谢,这是我的爱宠。”

        “挺……可爱的。”

        他勉为其难地赞美这只趴在主人头上,居然能从它的小眼睛里看到名为“得瑟”情绪的大王八。

        学习姬警惕地盯着他的手,如果面前这个丑陋的雄性人类胆敢将他的咸猪爪放在颜罗的脚顶上,它绝对会咬烂他的爪子!

        “可爱?那我割爱放你头上。”颜罗勉强找回了眼睛的一点高光,就要伸手去拿手上的学习姬。

        “我突然发现,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他一脸严肃,朝颜罗摆了摆手,立刻跑了。

        顶这个大王八录节目,跟当众拉屎有什么区别啊。

        颜罗重新将学习姬放回了头顶,轻哼了一声,“男人。”

        “颜罗~颜罗~颜罗~颜罗呀~小颜~小罗~罗罗~罗宝~”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颜罗的视线内又出现了一位极其烦人的故人,荡漾的声音熟悉的欠扁。

        颜罗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走。

        怎么又是颜南挚那家伙。

        怎么就他一个配角戏份那么多,带资进组吗?

        还螺宝,她看他就是个现眼包。

        颜南挚兴致冲冲地一路猪突猛进,冲到颜罗面前,拦住她,“你跑什么啊?”

        “我没跑。”颜罗眼睛眨也不眨地说瞎话,“我伸懒腰呢。”

        颜南挚的眼神却落在颜罗的头上,脱口而出,“我去,大王八。”

        颜罗现在的怨气比厉鬼还重,眼含警告威胁,“你最好有事跟我说。”

        颜南挚悻悻地闭嘴,然后炫耀似的将自己手腕凑到她鼻尖,“你闻闻,我身上香吗?”

        颜罗敷衍地嗅了嗅,鼻尖微动。

        这香味,倒是有些熟悉。

        “你再闻闻苍术的。”颜南挚将慢悠悠走路的苍术一把拉过来,朝颜罗的方向推了推。

        苍术很配合地将手腕朝向颜罗的方向,颜罗像小狗似的嗅了嗅,眉毛皱得更紧。

        这味道,更熟悉了。

        “怎么样?你猜猜这是什么香味?”颜南挚朝颜罗得意地挑了挑眉。

        颜罗在脑子里检索着这两股熟悉香味的来由,成功定位到某个物品,笃定地下了结论,“你的是答题卡味,他的是铅笔味。”

        这俩人有点情趣,一个cos铅笔,一个cos答题卡。

        “什么味?”颜南挚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答题卡,铅笔。”颜罗肯定地又重复了一遍。

        “什么晦气的香味!”颜南挚花容失色,“我这是冷杉,他的是雪松的香味,化妆姐姐说言情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就是经常喷这两个味道的好不好!”

        不是都说霸道总裁总是一身冷清冷冽且高不可攀的雪松和冷杉味吗?怎么会这样?!

        他不可置信地嗅了嗅自己的手腕,好像还真的有点像,又嗅了嗅。

        我去,越闻越像了。

        苍术站在旁边默默石化,同样一脸呆滞。

        他和颜南挚,作为两个没接触过香水,没见过世面的贵族子弟,他们俩个一听化妆姐姐的描述就异常兴奋,献宝似的来找颜罗了,没想到收获的是答题卡和铅笔的味道。

        颜罗见面前两个明显变得黯淡又失魂落魄的大狗狗,她……心情大好,现在好了,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郁闷了。

        她拍拍他们俩个的肩膀,好心提醒道,“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去游乐园玩呢。”

        她的脚步变得轻快,从两个高大的少年中间钻过去,雀跃地回了自己宿舍。

        颜罗的晚餐是在众多啃黄瓜的练习生们怨怼的眼神下,愉快地和大爷大妈们享用铁锅炖大鹅中度过的。

        当然,还有一个不停在播放丧尸潮来袭的小电视。

        ——

        第二天一早。

        颜罗刚刚睡醒,就收到了厚厚一沓的文件牛皮纸袋。

        “这是什么?”她打了个呵欠,睡眼松惺,意识还没回笼。

        “你猜。”策划组的哥哥神神秘秘地对她眨了眨眼。

        “我的工资?”颜罗掂量了一下牛皮袋的重量,开始做梦。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他依旧神神秘秘。

        难道真的是她的工资?颜罗清醒了一大半,打开袋子,拿出里面的东西。

        不是工资,而是数十张厚实的……

        颜罗的活力顿时又弱了几分,随意地瞄了一眼上面的大字,瞳孔剧烈地震——

        生?死?状!

        靠?

        “我们这是去游乐园,还是下黄泉啊……?”颜罗的声音莫名有些迟疑。